也拓宽了看问题的视角

2020-03-01 07:42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1999年,24岁的边巴拉姆到挪威奥斯陆大学深造,成为上世纪90年代末为数不多有机会赴国外留学的藏族女性。这两年辛苦的学习生活历练了人生,对前20多年形塑的世界观造成了冲击;但另一方面,也拓宽了看问题的视角。

“我就是西藏当前最普通的女性形象。”她认为,许多人印象中的高原女性形象太过单一,这与媒体的片面报道有很大关系。如今,“高原红和转经筒”的标签已经太不全面。

1992年,高中毕业的边巴拉姆选择了重庆西南政法大学,从西藏日喀则进入内地,接触到法律相关专业。四年大学毕业,她回到自治区法院工作,不久后被调入社科院、成为法律学者。

少数民族地区普法工作推进难度大,尤其是在人烟稀少的西藏高海拔地区,法治社会建设更难。边巴拉姆坦言,直到现在,西藏一些偏远地方受自然、经济条件等因素影响,仍存在现代法律与习惯法并存的现象。

曾有网友在有关边巴拉姆的报道下评论,很难将“印象中”的藏族女性与眼前的她联系在一起。然而,在后藏地区土生土长的边巴拉姆却不以为然。

她还表示,今天,西藏不论是与内地还是和世界的交流都已愈加频繁,藏族民众的形象也更为丰富、多元。(完)

免责声明:

2016年,西藏社科院创设南亚研究所,边巴拉姆再度换岗,面临全新议题。在她看来,国家持续改革开放,西藏同样应加快对外开放步伐,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期间,边巴拉姆就南亚大通道建设提出了相关提案。此次会议,她尝试跨出本专业,在西藏数字经济建设“这一几近空白”的领域提交提案。

2019年适逢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过去几十年,藏族女性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边巴拉姆举例,她在西藏大学法学院担任兼职硕士生导师期间,只有2018年招收过两名男生、其余全部为女生。随着女性受教育率及受教育程度的提升,未来将弥补西藏不少行业性别比例的失衡。

自2015年中央治藏方略首次明确提出依法治藏以来,从自治区政府到基层公务人员,西藏开始全面推进普法工作。通过到牧区实地调研,她发现,地方上的配套机制均已到位,各级政府皆配有司法协调人员,目前对于民事纠纷的处理兼顾法律意识及地方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