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为内地制度创新和国际合作搭建了独特平台

2020-02-10 18:17

伊拉克政治分析人士萨巴赫·谢赫说,“一国两制”对于中国国家统一和繁荣稳定意义重大,香港和澳门回归后一直享有高度自治并保持长期繁荣稳定,“一国两制”已被事实证明是一种成功的制度,显示出强大生命力。

美国《全球策略信息》杂志社华盛顿分社社长威廉·琼斯认为,“一国两制”在香港和澳门的实践被证明是成功的,十分有效,内地经济发展带动了香港和澳门繁荣,香港和澳门也在内地发展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香港《文汇报》社评认为,香港各界应该对“一国两制”坚定信心,严格依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坚决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以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粤港澳合作、泛珠三角区域合作等为重点,凝心聚力拥抱机遇,全面融入国家发展大局,排除各种政争干扰,共同推动香港发展。(参与记者:王丽丽、赵焱、陈威华、代贺、蒋超、郑一晗、易爱军、桂涛、刘阳、陈俊锋、魏玉栋、马意翀、栾海、徐烨、王瑛、吴昊、赵悦、杨媛媛)

苏丹政治学会主席哈桑·萨乌里说,香港和澳门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并且在中央政府支持下,在教育、医疗卫生、文化等方面取得长足进步,一些方面取得前所未有的成功,“一国两制”的实践成就举世公认。

香港《大公报》社评指出,无论是过去五年国家发展大局,还是香港特区的具体工作,政府工作报告都彰显了一个极为重要和无可争议的事实,那就是一切成绩和成果的取得,都与强有力的领导力量和正确的制度与体制建设分不开。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中央委员会成员阿巴斯·扎基说,“一国”是“一国两制”的根本,只有国家强大,才能保证制度不断发展,相信“一国两制”也会得到新发展。

俄罗斯高等经济学院教授阿列克谢·马斯洛夫认为,内地和香港需要在政治、经济和教育领域共同采取更多措施,同时通过“一带一路”建设,带动内地与香港更紧密结合,使内地与香港深度衔接。

墨西哥自治技术学院亚太问题研究员乌利塞斯·格拉纳多斯认为,“一国两制”为香港和澳门提供了重要制度保障。保持政治稳定,促进经济繁荣,“一国两制”将释放出更大活力。

土耳其亚太研究中心主任塞尔丘克·乔拉克奥卢说,“一国两制”的成功实践为国际社会和平解决类似问题树立了典范,“一个和平繁荣的中国是国际社会建设美好世界的灵感源泉”。

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南洋公共管理研究生院兼任副教授周兆呈说,作为国家治理制度创新,“一国两制”既为香港、澳门保持自身优势和特殊价值奠定了坚实基础,也为内地制度创新和国际合作搭建了独特平台。

免责声明:

叙利亚《光明报》总编辑巴沙尔·穆尼尔说,“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中遇到一些新挑战是正常的。中国政府需要坚持“一国两制”,继续让政策红利惠及香港、澳门的经济和社会发展,用一系列经济增长和社会发展数据来说话。

巴西里约热内卢州立大学国际关系系主任马里西奥·桑托罗说,“一国两制”是“创造性、灵活而实用的”解决方案,其中,“一国”始终是不可动摇的前提条件,是确保“两制”得以长期繁荣稳定的稳固根基。

乌克兰科学院东方学研究院远东问题研究所所长维克托·基克坚科说,“一国两制”具有强大生命力。香港和澳门回归后保持长期繁荣稳定,增强了中国实现国家统一和民族复兴的信心。

作为一项开创性事业,“一国两制”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尽管“一国两制”在香港的实践遇到一些新情况新问题,但中国实行“一国两制”的初心不会改变,决心不会动摇。

阿富汗阿尔贝罗尼大学教授卡哈尔·萨尔瓦里认为,这一“充满创造性”的方案充分体现了中国智慧。没有“一国”则任何制度都是空谈,没有“两制”则香港和澳门不会有今天的成功。只有在“一国”基础上,才能充分发挥“两制”优势。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