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家庭养老模式已不堪重负

2020-03-07 00:47

郑州市民政局老龄办主任段玉田说,老龄化进程日益加快,但目前许多社区没有能力为老年人提供专业化养老服务,“民办公助”的家门口养老使这一难题迎刃而解,郑州市区的居家养老中心已从去年初的20多家增长到50多家。

曹红玲也面临着同样的困难,“房子是最大的障碍,很多小区像郑州市电缆厂、棉纺厂社区等非常欢迎我们进驻,但苦于没有用房而作罢。每个新建小区能否像建幼儿园一样建立养老服务用房?”另外,中心运营中资金的匮乏也常让她“拆了东墙补西墙”,她希望政府能考虑给予补助运营补贴。

最新统计数字表明,截止到2012年底,我省60岁以上的老人已达1300多万。不仅80岁以上老年人每年以3.65%的速度递增,空巢老年人增多,特别是城市空巢老年人户高达49.7%,居家养老将成为未来主流的养老方式。

今年8月,洛阳市在我省首个以市政府名义出台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发展意见,不仅对于民间资本进入社区居家养老给予最高20万元的一次性开办补助,还为特殊困难家庭老年人购买居家养老服务。据了解,郑州市也将出台相关优惠政策扶持社区开展居家养老。

2015年,让爸妈在家门口轻松养老

省民政厅有关负责人表示,9月1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各地必须按照人均用地不少于0.1平方米的标准,分区分级规划设置养老服务设施。新建居住(小)区要按标准配套建设养老服务设施,已建成居住(小)区要限期通过购置、置换、租赁等开辟养老服务设施。我省将逐步一一落实到位。

家门口养老,亲人送碗汤都不会凉

明天就是重阳节,也是我国第一个法定的“老年节”,老年人再次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而关爱老人,不应只在这一天。怎样让我省1300多万老年人安享晚年,政府、社会、我们每个人该做些什么,应该成为一年365天都被关注的话题。因为,你、我、他有一天都会老去,关爱他们,就是关爱我们的未来。

“这就是新乡市‘民办公助’新型居家养老模式的试点。”新乡市民政局老龄办主任胡解冰说,由专业养老机构开展日间照料、送餐、家庭护理等多种养老服务,家门口养老受到了很多老年人的欢迎。但目前社区服务仍然存在巨大缺口,不少社会资本想进入,却面临社区用房紧张等问题。

记者了解到,为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养老产业,今年省民政厅将首次以以奖代补的形式,对于示范性的社区日间照料中心(托老站),给予适当奖励。我省将重点建设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托老所、互助式养老服务中心等社区养老设施,到2015年使居家养老服务基本覆盖城市社区和60%以上的农村社区。这意味着,咱们的爸妈在家门口养老不再遥远。

记者看到,这里有阅览室、电脑房、书画室以及小餐厅等。老人们可以在这儿休闲娱乐上网吃饭,晚上再回家。行动不便的老人还可以住在楼上的托老站,有专人看护。

缺房少钱成家门口养老最大难题

如今“4-2-1”家庭结构日益普遍,传统家庭养老模式已不堪重负,养老机构又一“床”难求。一项调查显示,90%的老人希望在家养老,7%的老人愿意在社区托老站养老,3%的老人到机构养老。记者在采访中发现,目前,“民办公助”的家门口养老这一居家养老新模式在我省郑州、新乡、洛阳等地正悄然兴起,受到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及其子女的欢迎。

10月10日早上9时,郑州市中原区机械化社区的69岁老人张一霞,来到附近晶华城社区的晚晴居家养老服务中心。她在阅览室拿起一本书摘抄养生知识,时不时还和几位老朋友一起交流。“孩子们工作忙,我一个人住挺孤单,特别是刮风下雨更没地方去。现在每天过来看书说话上网,就像上班一样,有了精神寄托。”

新乡市高新区居家养老服务中心里,75岁的高大爷正在理发,他的外套在洗衣房里清洗,用中心免费发放的两元代金券,理发5元只需付3元,洗衣3元只需1元,“这里比外头便宜得多。”高大爷很高兴。

该中心主任曹红玲多年从事机构养老,她发现,住进养老机构的主要是失能、失智老人,大部分老人不愿离开生活多年的社区和邻居。但由于子女忙于工作,不仅孤独寂寞连一日三餐也成问题。经过和政府有关部门协商,一些社区免费提供用房,郑州晚晴养老集团进驻社区为老人提供日托、午托、全托等多种居家养老服务。

托老站是一套100多平方米的三室一厅,每间卧室放有一到两张护理床。今年87岁的蒋大爷正坐在阳台上晒太阳,他曾在养老机构住了7年。“养老院太远,这里就像在家一样。外孙女离得近,可以经常来看我,给我送碗汤都不会凉。”